克克的黑扇子

【青空之下,你的微笑】

3




“那个……抱歉”法音有些紧张地躲开他看过来的目光,“我可能,一下子记不起你的名字了……”她声音渐渐弱下去。


“……”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轻说道:“希尔杜。你什么时候在愚人节这么幽默了?”
(注:日本开学时间普遍是4月1日,也是愚人节)


“啊哈哈,就是逗你玩呢。希尔杜。”法音很生硬地加上了希尔杜这三个字。


希尔杜看了她一眼,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这让法音感到可喜可贺。“伯父今天又得加班到晚上吧,我母亲说今晚你可以住我家来,她可以联系伯父。”


不行不行不行!希尔杜的母亲肯定认识我!怎么可能去!一去不就露馅了么!法音心里疯狂吐槽,一番拒绝之后,见希尔杜没有坚持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今天,有点奇怪。不适应新学校吗?”


果然!我就猜他肯定要问这个问题!还好我上课时好不容易想出来一个回答!法音想要装作尽量自然地答道:“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昨天没睡好!我现在要回去补觉了!明天见!”


希尔杜看着已经跑远的莲音,头上不禁划下三条黑线。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少年站在原地,垂眸思索的样子引来不少女生的关注。


“他是宫泽希尔杜啊!打篮球超级厉害!中学时带领全队连续拿了两届全国初中冠军!”


“是那个篮球豪门洛东中学的毕业生!居然来我们学校了……”


“希尔杜,希尔杜,名字听上去好像个混血儿啊,长得也好帅!”


“刚才那个蓝发的女生据说是他的青梅竹马哦。”


“真的假的!?”


围在一起的女生们开始变得多了起来。


“真的真的,她也是洛东毕业的。我朋友初中时在他们班隔壁的隔壁。”


“那么一个大美女,看来我们没戏喽……不过,莲音酱,真的长得跟娃娃一样可爱呢……”


“不知道两个人是不是那个关系呢……”


“青梅竹马才更不容易产生感情吧。”一个女生说道。


“你这是嫉妒莲音酱!”


场面变得乱了起来,女生们八卦着也渐渐走远。


希尔杜虽然没有刻意去听,但还是依稀听到了几个字眼。那个关系?哪种关系?嗯,篮球?高中部活也去那里吧。


这一边,法音正急匆匆赶回家。拿着一万日元现金犹豫了许久之后,她决定买五个一百日元的饭团。现在别的不能确认,她可以确认“莲音”是真正的在优越环境里长大的大小姐。早上虽然没有仔细观察,但是能在东京都内拥有一套那么大的别墅来,她家里是真的很有钱。有钱到突然给她一万日元她不知道该怎么花的地步。


法音一边嚼着饭团,一边按下了自己家里的电话号码。


“嘟——”

“嘟——”


她紧张的握着话筒,吞咽的速度也随之变慢。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喂?”


“请问法音在吗?”法音突然觉得喊自己名字有些别扭。


对面女声有些低落:“我…我是法音,你是?”


法音感觉自己几乎要热泪盈眶,她激动到快说不出话来。原来真的是灵魂互换!那么说,在自己身体里的一定是莲音了!


“你是莲音吗?你是不是在我身体里面!啊,那个,我是法音!”她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


对面的女声也随之激动了起来:“我是莲音!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法音苦笑着说道:“对不起,莲音,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变成了你,你也变成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变回来。”


莲音很快冷静下来,说道:“法音,我们现在唯一要做好的就是扮演好对方的角色,尽量不要影响到身边的人知道吗?”


法音点点头:“可是我该怎么做,今天有个叫希尔杜的人和我说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莲音顿了顿:“你怎么和他说了?”


“就说,我睡糊涂了,一下子忘了他的名字,他还以为是愚人节玩笑。”


莲音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哈哈哈,你听着,法音。希尔杜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互相都了解对方,你今天表现得反常,他肯定会察觉。在我们没有互换回身体前,你需要一个帮手,他是个很好的人,你可以把我们互换身体的事告诉他,他会保守秘密的。”


法音听了这话,心里一下子安心了很多,她也急忙说道:“莲音,不知道你还有没有遇到布莱德,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也可以什么事都和他讲!”


莲音点点头:“我记住他的名字了,我会的。”


法音听见了电话里莲音温柔而坚定的语气,心里的无助彷徨一下子释放了出来,她抹了抹眼泪呜咽道:“太好了,能知道莲音在我身体里太好了,我还以为是我强行把你的灵魂挤到世间了……”


莲音温柔地说道:“既然命运安排如此了,我们也只能尽量想办法把它圆回来。我们以后可以每天打电话或者发邮件,你告诉我在和歌山你过去的生活,你也告诉你我在那边的情况。”


“好!真的是很奇妙啊这个世界,我原本以为灵魂互换已经很奇妙了,没想到我们除了发色,长相也是一模一样,就像是……”


“双胞胎。”两人异口同声后,又一起笑了起来。


“也许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嗯,我们一定会能慢慢搞明白的!”


太阳从正当空直至日落,两人不间断地讲了许久关于自己的事,就像是一见如故的朋友,更像是从小亲密无间的姐妹,两人互诉衷肠直至和歌山那边的莲音听到法音的母亲喊她该睡了,长达数小时的电话才挂断。法音听到了自己母亲的声音也安心了许多,有了莲音的支持,她心中的担忧也渐渐消失。

【青空之下,你的微笑】

2



“佐藤翔太。”


“到。”


“铃木美由希。”


“到。”


“清水莲音。”


法音闪了闪眸,听到名字后犹豫了半分,弱弱应道:“到。”


清水莲音,是这具身体主人的名字。直到今天早晨,她一直认为灵魂附体什么的绝对是不会发生的。然而东京街头人群喧扰的热闹气氛,四处耸立的高楼,巨大的玻璃壁楼折射出的水晶蓝的天空,无处不提醒着她,这里不是她从小生活着的和歌山。她很想让自己认为这只是一个梦,一个随时能醒的梦,然而不管掐了自己的胳膊多少次,熟悉的小房间,低垂的绿色小吊灯都不会出现在自己眼前。


面对周围陌生的一切,她感到十分不安。她想到从前与幼驯染布莱德两人独自前往山林深处,却迷失其中,幼小的她大哭着扯住布莱德的衣袖,鼻涕眼泪全蹭在背着她的布莱德背上。那时的她,也是像这样害怕,然而现在她却多抱了一丝未知的对于未来的期待。


和歌山啊,那是离繁华的东京是多么遥远的地方……离开那个狭小的地方,去广阔的繁华的自由的东京一直都她的梦啊。


至少在真正的梦醒之前……


“莲音?发什么呆呢?”一声清冷的男声传入法音混沌的脑海。


法音放下撑着下巴的两只手,看见桌角不知什么撑着一只男生的手。她抬头向上看去,突突撞入了男声蓝紫色眼眸,干净的瞳孔里照着自己傻傻的脸。她脸红了红,不禁心里想到,这个人好帅啊,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像是夏日的星空一样。


“你前些天托我带的那个叫……叫什么昴的签名。”男生酷酷地递过来一个信封。


“清宫昴!”法音下意识说出声来。


男生平静的嗯了声,“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法音眼睛立刻发了亮,双手郑重地接过信封。清宫昴!是她最喜欢的歌手!难道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喜欢他吗!虽然收到这张签名照的是莲音,但她却像自己收到这个礼物一样开心到了极点,她笑眯眯地弯了弯眼对着男生笑道,就像自己一直对布莱德做的那样:“谢谢你!”


男生愣了愣,奇怪地看着她,语气有些无奈:“你今天怎么了?还有什么事要求我?”


法音心里咚地一下清醒过来,完了完了,这个新同学肯定是这个身体主人认识的人!如果露馅了的话,那怎么办……


她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背上沁出汗来,脸上也带着薄薄的红晕,结巴道:“没,没有啊,阿哈哈哈。”她心虚地把脸撇向一边。


男生挑了挑眉,转身离开了。


法音见他走了,心里不由得松下一口气,幸好,幸好没有露馅。但,他到底是谁呢?

开学第一天进行了开学典礼后便放学了。法音向周围刚认识的同学告了别,一个人慢吞吞地走在走廊上。经过了半天,她总算没有那么迷糊了。今后,她该怎么以莲音的身份生活下去呢?为什么自己的长相会和莲音一模一样呢?原来的莲音又去哪里了呢?自己的身体是不是也被莲音占据了呢?怎样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呢?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呢?


等等,也许!打电话回家的话,一切都会明白了!法音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她激动地握紧书包的带子,一下子精神起来,立刻加急了脚步。现在,回家,回家!


只是才走到校门口,就看见一个高高的身影站在不远处。正是那个教室里给她签名照的男孩子!只见他皮肤是被太阳晒的健康的小麦色,清爽的短碎发在风里轻轻扬着,向自己一步步走来。法音一下子明白,他是来找自己了。她紧张的看着他,不知为何心跳也越来越高,直到他走到旁边,她默默想到,他好高啊……


只是一意识到这个想法,她立刻脸红地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青空之下,你的微笑】

1


“嗯……”暖暖的阳光撒在小小的房间里,天蓝色的墙壁被浅金色的阳光给渡上了一层与往日不同异常温柔的颜色。同样是蓝色基调的被褥里蜷缩着的身影慢慢从床上爬起,双手揉着惺忪的眼睛迷糊看向窗外。


梅雨季节刚过,直到昨日一直残留的闷湿的气息随着三月末的樱花瓣一起消失殆尽,被新鲜的阳光一扫而光。


少女光裸的身躯暴露在微凉的空气里,水蓝色的长发披散至腰间。她抬了抬眸,习惯性地摸了摸脖颈上的星星挂坠。


啊嘞?怎么没有?法音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向自己空荡荡的脖子,顺着这个角度还能清楚看到少女微微隆起的雪白胸脯,以及垂在胸前的水蓝色发丝。


“啊…啊啊啊啊——!”


“莲音,怎么了?”楼梯口男子有些担心地喊道。


半晌后,楼上才传来有些颤抖的声音“没事,只是从床上掉下来了…”
“那快点哦,今天开学第一天可别迟到了!”


法音轻手轻脚下了楼,看见明亮的厨房里同样蓝色发色的男人正在手忙脚乱地弄着早饭。她紧张的缩了缩脖子,猜想着男人的身份。


“站着干什么,快吃早饭吧。爸爸今天得加班到很晚,桌上放着一万日元,晚饭去外面随便吃点什么吧,记得别玩太晚回来。”男人说着便把围裙脱下,拿起公文包又叮嘱了几句后才出门。


“砰——”大门关起的声音让法音愣住,她呆呆望着周围陌生的一切。阳光洒进室内暖洋洋的,透过窗户依稀可见外面的高楼大厦与飞机划过青空留下的痕迹。


-

-


“各位乘客请注意,电车即将到达新宿站,请注意脚下安全。”


本就拥挤的车厢里人渐渐向车门聚去,本就挤在缝隙里的法音艰难地移动着,她不确定地看着手机里的换乘案内。今天正好是这个身体主人去高中的第一天,看她的入学通知书来看,学校应该是位于新宿的私立名门樱之丘高校。偏差值达到75的超级豪门学校,法音也是从电视上看quiz节目时听说的这个学校。


周围都是穿着西装提着公文包的上班族,也有穿着看上去很帅气校服的高中生,他们耳朵上打着亮闪闪的耳环,脖子上也挂着看上去昂贵的耳机。每个女生都化着淡妆,头发看上去都被精心打理过。她们的格子制服裙的长度与迷你裙相齐,白色短袜修饰女孩子们的腿更为修长。他们真的都是高中生吗,为什么东京的高中生看上去都那么闪闪发光呢?


还有,东京的电车也太挤了吧!车门开的一瞬间,法音奋力向车门外挤去。好不容易到了门口,却不知道又被什么绊住,眼看就要摔倒。


一只手稳稳的握住她的手臂,才使得她没有摔下去。法音感谢地向那只手的主人看过去,弯眼笑道:“谢谢你!”扶住她的男生也是个高中生模样,见她笑着对他道谢,男孩子竟也脸红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事。”


“喂!琉生!走了!”三四个男孩子拥着他走远,又交头小声说道:“怎么样,我这招好用吧。话说长得好可爱啊……”


“笑起来更可爱了!喂,琉生,怎么不说话啦?脸红什么!”这位一边回头看向法音一边大声说道。


那个叫琉生的男生不好意思地回头,向法音招了招手。


法音傻乎乎地站在原地,似乎不太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她看见那个扶她的男孩子回头与她打招呼,也甜甜一笑招了招手。在她的家乡,这样做很正常。


那几个男孩子看见法音的动作,起哄的声音更大了,大笑着互相推搡着走远了。


法音疑惑地挠了挠头,东京的男孩子真是有活力啊……

第一幅(⁎⁍̴̛ᴗ⁍̴̛⁎)CAKE OR SPORTS?